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
/ 史料征集 / 域外查档

38.再访沃森大学

发布时间:2007年09月12日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  在邓·克拉克家之所以要急急匆匆地赶火车,主要是怕耽搁了去爱丁堡的火车。按照我们的原定计划,当晚要赶到爱丁堡,第二天访问沃森大学。

  沃森大学保存着骆克哈特的个人收藏品及照片档案,我们1999年来查取照片时,因时间太紧只是走马观花地浏览了一遍,即时确定所要照片。回来后仔细地研究了一下目录后发现,好多非常珍贵的历史照片从我们的眼皮底下溜掉了。比如:文化怪杰辜鸿鸣、末代帝师陈宝琛、朱益藩、两江、两广总督陶模等人的照片,威海卫的第一辆摩托车、旧式婚礼、绣花工厂……这些照片对我们来讲太重要了,我们决不能放弃这次机会。

  吉尔这次没能给我们接站,只是给订了房间。因为他的夫人施奥娜病了,他必须在家照顾她。对此我们很理解,一是家有病人,二是我们到达的时间是午夜12点多,我们不想给人家增添过多的麻烦。施奥娜的身体一直不太好,经常住院。她这几年一直带病坚持对英租威海卫历史的研究,她的《庄士敦传》去年已经出版。

  当夜我们按时到达爱丁堡。这儿我们很熟,打个出租车就到了宾馆。第二天我们在苏格兰图书馆查了一天档案。

  第三天一大早,吉尔就来接我们。吉尔老了许多,本来就罗着的腰现在弓得更厉害了。头发与胡须又白了许多,脸上的皮肤显得有些过于松驰,一幅憔悴疲劳的样子。尽管是这幅变了的模样,但我们还是大老远地认出他来。


  他用车把我们接到学校,又把我们带到学校接待室。校长加尔斯出来接待我们。在我感谢他们提供档案的同时,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威海风光的金泊画赠送给他,他显得非常高兴。他表示全力以赴地提供帮助。他很忙,我们没耽误他多长时间。

  上次来这儿时,正值暑期,学校人去楼空,非常寂静,非常空旷。这次却不同,室内楼外人头攒动,熙熙嚷嚷。这天学生们正在考试,开考前,整个楼梯都站满了学生。人们都说英国的教学方法非常先进,照我看也先进不到哪去。这不,上百人集中在一个大礼堂内,在老师的看管下答题,使用着中国几千年前就使用过的方法。除了考试,大概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什么新招了。

  吉尔管理的收藏室也有了很大的变化。屋还是那间屋,但东西收拾得比以前规矩多了。多了几组柜、架,原来乱堆在地上字画、乱悬在墙上的匾额、乱挂在空中的条幅、乱放

在货架上的文物都得到了规整,给人一种比较条理、比较清亮的感觉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这位罗瘘的老人勤快起来,但我想与我们的上次查档肯定有关。因为存放了那么多年的东西多少年来几乎没人问津,一下子来了我们这个大客户,把他们惊得要命、喜得要命,从而真正认识到这批藏品的保存价值、利用价值和商业价值。我们有这种感觉,这次在许多问题上都不如以前好商量,条件显得有些苛刻。

  这次的工作比上次简单些,就是对着目录挑照片,选定登记清楚后交给吉尔,他再找专业人员翻洗。这次选定的照片有200多幅。另外还在所存资料中发现了一批北京、山东的老照片。经商量,这部分照片允许我们带到苏格兰图书馆,用他们的设备我们自己翻拍。此时已是中午12点,我们谁也没吃饭。吉尔把我们送到苏格兰图书馆后,又回家照顾施奥娜。

  时间非常紧迫。因为我们要乘下午3点的火车返回伦敦,200多幅照片的翻拍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。在资料馆馆长麦西瓦和摄影师的帮助下,我开始了紧张的翻拍工作。放平资料、调整焦距、观察效果、按动快门,……在那灯光炽热的翻拍台前,我一只腿跪着,全身弓着,机械地完成一套单调的动作。两个小时下来,我已是脚也站不稳,腰也直不起了。但我们还不能停,火车就要开了。我们又赶紧奔向火车站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