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
/ 史料征集 / 域外查档

37.拜访克拉克(二)

发布时间:2007年09月12日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  考文垂位于伦敦西北,是英国的工业重镇 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时,为希特勒空军轰炸重点,期间曾发生过著名的考文垂大轰炸。距伦敦不是太远,坐火车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,10点左右我们就抵达到那里。下了火车我们又乘出租车按他提供的地址找到门上。

  邓·克拉克早已在家等候我们。一阵亲热的拥抱之后,便把我们引进客厅。邓看上去非常健康,高高的个子,魁梧的身材,头发虽然泛了白,但尚不露掉发迹像,方形的脸闪现着充满慈祥的眼神。邓的夫人及儿子肯·克拉克都在场。

  他首先拿给我们看的是一把银制长命锁,做工非常精细。上面为挂在脖子上的套链,下面为巴掌大小的石榴状银牌,一面的上方雕刻着“福”字,下面印压的“MR DUNCAN CLARK”,另面的上方雕刻着“寿”字,下方为印压的花鸟虫鱼图案。版的下面有5根不太长的垂链。他告诉我们,这是他在威海卫出生时威海一银匠铺专为他做的。他从小戴着它,戴着它回国,戴着它长大。他非常珍爱它,也非常珍惜它,时不时地拿出来欣赏一番,至今还当宝贝一样的保存。他打趣地讲,之所以到现在他还这么健康,靠得就是这把长命锁的保佑。他告诉我们,虽然当时的威海卫是什么样他不清楚,但他对威海卫的那种怀念是永远抹不掉的:那里有两代前辈人的脚印,有两代前辈人刨下的业绩。

  他还告诉我们,其父D·克拉克于1967年得了偏瘫,在床上一直躺了7年,于1974年去世。去世前还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。虽然这些事是分好几次才讲完的,但每次都被录了音。说着又放起了录音带。首先,听到的是D·克拉克用非常地道的威海方言讲的一句话:“中国太好了,威海卫太好了,我真想那儿”。接下去又是英语。因为时间太紧了,再没能往下放。 但当时我就有一种感觉,在他临终之前,好象知道我们今天会来似的,或者说他坚信威海人终有一天会找到这盘录音带似的,要不怎么会用威海方言讲那样的一句话,使我们听了倍感亲切?邓·克拉克将两盘录音带赠送给了我们。(录音带带回来之后放了几遍也听不懂。因为七年的偏瘫已使他的话讲得很不清楚,而且是断断续续的。无奈我们又请邓?克拉克翻译,但翻译稿至今没能捎来。)

  说话间他又拿出一面旗来。“威海卫区旗!”我惊喜地叫了起来。此次出访之前,台湾的一位朋友给我发来一封信,说他在某网站发现了两面旗,一面是威海卫租借地的区旗,一面是威海卫行政长官旗,要我确认一下。同时也发来了从网上下载的旗样:威海卫区旗是在英国国旗的外边角有一圆圈,圆圈内有一对鸭子戏水图。威海卫行政长官旗也是在英国国旗的外边下角有一圆圈,圈内是一条龙,龙的中间有一红圆点。当时我很纳闷,因为在档案中始终没发现区旗、行政长官旗之说。为了弄清这个问题,出国时我带着网上下载的旗样准备请专家定论。想不到的是还没请专家就在这儿解决了问题。至于旗下角图案的含义,在其后的两天我们曾请教过施奥娜,但她的答复不能令我们满意,有待于进一步考察。据推测,这面旗是当初在国王饭店挂的,因为那旗漂了色,显旧,肯定是挂过的旗。

  这之后,拿出来看的又是威海商人的赠品,又是前辈工作时留下的用具,还有康莱洋行的历史资料,

桌上的一大堆影集还没来得及翻,时间已到了一点多。

  午间,邓·克拉克在一家中餐馆招待我们。自助餐,饭菜挺合口味的,加上心情好,我们吃得很香。

  吃饭回来后已接近我们的返程时间了。好多话题也没能聊,好多东西也来不及看,特别是我最感兴趣的那一大堆照片连翻也没能翻遍。我们带着几分遗憾,带着几分留恋匆匆地去赶火车了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